羽月

來自台灣的彈丸廚,二代廚,本命日向君,cp只吃狛日、神日、日七、苗日

喜歡畫畫的畫渣,文筆不好,腦洞缺乏中

希望我能用拙劣的文筆表達出我所想的事物

[狛日]猎人君与吸血鬼君的日常(?)

标题瞎取的,看似正常实际上也挺正常的标题(什么

吸血鬼paro(我特别喜欢这个)

不像猎人的猎人狛枝×不像吸血鬼的吸血鬼日向

### ### ### 

  

  

  一大清早,镇上有名的希望chu……不对,镇上有名的吸血鬼猎人拉开了床头的窗帘,让阳光直射入房间内,而正在床上熟睡的吸血鬼君被突如其来的天敌(之一)吓得立刻惊醒并逃到阴影处,用非常不满的眼神瞪着那位面带微笑的猎人,而后者像是完全没感受到他的怨念一般开口说道:「早安啊日向君。」

「……你绝对是故意的吧。」日向现在只想揍眼前这位笑的开心的猎人。

  猎人狛枝凪斗保持着笑容不发一语,随后抬手揉起日向棕黑色的头发。

  「怎么说呢……手感不错?」

  「喂狛枝我可不是狼人啊。」感受到自己的呆毛正遭受狛枝的欺凌,日向伸手将他的手抓住,「好了猎人大人今天的任务是什么?」

  狛枝闻言,收起了带有玩笑意味的笑容,转而露出令人惧怕的微笑,「去森林里抓一个不知好歹的吸血鬼。」

  

  日向创是个实力一般的吸血鬼,要说他到底哪里特别,大概就只是有父亲是人类这点了--虽然他绝大部分继承到的是母亲的吸血鬼血统。

  只是在两年前,被隔壁村见吸血鬼就杀的猎人追杀,日向不得已跑进一般人绝对不会进入的森林,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躲到其他村庄……前提是他没受伤,所以日向很不幸的因为失血过多加上长时间未饮血而倒在森林里。

  而那时候的狛枝才刚成为猎人没多久,自然分不清人类和吸血鬼,某天在森林里闲晃(这区域就狛枝一个敢大摇大摆的闯进森林)时发现了昏迷的日向,无知的猎人虽然知道在这种地方遇到人类是不可能的,但他还是莫名其妙地认为日向是人类,因此就把他带回自己家了。

  之后就被醒来的日向狠狠的吐槽了一番。

  于是一吸血鬼猎人一吸血鬼的奇特组合就这么诞生了。

  

  「是个怎么样的吸血鬼?」日向撑着黑色的阳伞走在狛枝身旁。

  「据委托的村民所说,这个吸血鬼似乎因为喝不到人血而吸食牲畜的血呢。」狛枝稍微解释了一下。

  相信应该很多人想问为什么大家不怀疑全村唯一一个能待到两年的吸血鬼,这其中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只要去问本村有名的机械师和黑道基本就能得出结论。

  「你说日向?他可是我的心友啊!」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械师用扳手敲了敲桌子。

  ……桌子君你辛苦了。

  「日向我大哥,你有意见吗?如果敢伤他保证大家会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鼎鼎大名的黑道用手指着后面那群正上演抢食大战的人,旁边的剑道家点点头表示这是事实。

  嗯?你问原因到底是什么?

  原因就是日向花了半年就成功将全村人攻略完了所以没人会怀疑他啊O∇O

  咳……回归正题,在进到森林后,日向靠着吸血鬼极强的嗅觉及视觉寻找那名吸血鬼。

  顺带一提,这两个人就是靠这个打拼来的。

  「前方三百米。」简短的诉说位置,日向斜眼看着狛枝。

  「似乎没发现呢。」依狛枝现在的能力,绝对有办法在短短几秒内就将一个吸血鬼杀死--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在旁看戏的日向走到树荫下将阳伞收了起来,从狛枝丢给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个便当盒,席地而坐后便打开便当盒的盖子从盒里取出草饼。

  你没听错是草饼。

  去年狛枝带着村民送的草饼回家,才一个转身桌上的草饼就凭空消失了,然后就看到日向一脸满足的吃着,当时狛枝的反应先是他的吃相挺可爱的再来才是原来吸血鬼能吃这种东西吗。

  「为什么不能?」这是他问到的结果。「虽然人类的食物(吃起来)对吸血鬼来说和腐败的尸体(闻起来)差不多味道,但我很喜欢吃草饼呢。」

  从此之后,狛枝凪斗只要一拿到草饼,第一个吃的永远是日向创。

  镜头转回来,猎人君成功消灭了一个祸害吸血鬼,一回头看到的是悠哉地吃草饼的日向,心里难免会有些不爽,而他的报(tiao)复(xi)方式是摸日向敏感的脖颈--虽然在这之前就会被他发现就是了,但也有成功的时候。

  当然,既然这么说了,那他接下来就要做这件事。

  悄悄绕到日向身后,正开心的吃着草饼的日向没有发现到背后有人,狛枝抓准时机就往他因为不能接触阳光而异常白皙的脖颈摸去。

  「……!」突然的刺激让日向一个手滑,手中的草饼就这么掉落在地上。

  「……狛枝凪斗你死定了--」

  「等一下哦日向君,」狛枝笑着说,「别忘了我可是吸血鬼猎人啊,再说……」

  他靠近日向的左耳,呼出来的气使日向的耳廓染上微红,语气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吸血鬼要是无故杀了人可是很严重的哦。」

  清楚明白自己的处境,日向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个可恶的家伙」。

  两人站了起来,日向发现树荫渐渐的在缩小,于是就重新撑起阳伞,而狛枝似乎在烦恼些什么。

  「诶……狛枝,怎么了吗?」日向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委托我的村民住哪呢?」

  「家里蹲猎人君,这村庄又没有多大,人口也就几百人,委托人既然是养动物的,那就是畜牧场啊?」日向一脸见到傻子般的表情回答。

  全村也就两三家畜牧场,又不像大城镇那样人多动物多,要找人应该也不会难到哪里去才对。

  「我知道啊,不过如日向君所说,我可是个家里蹲呢,所以就麻烦日向君跑腿吧?」

  原来这家伙就是为了叫我跑腿吗!日向恨不得直接踹他几脚,论力道有多大,因为是吸血鬼所以肯定比一般人类强,像狛枝这种外表看起来瘦弱的估计两脚就能让他痛上好一阵子。

  居然叫一个吸血鬼在烈日下(撑阳伞)帮忙跑腿,这家伙到底是多喜欢蹲家里啊?

  「总之就拜托啦。」说完,狛枝就走掉了。

  「……。」虽然万分不甘愿,日向还是尽责的跑了一趟。

  

  回到家,日向趴在桌上对狛枝说外面好热。

  谁教他大热天穿长袖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裤外加手套呢。

  日向表示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

  不过既然他已经回到了安全的室内,他就可以把袖子卷起,手套也能脱掉了……虽然还是很热,但还不至于太热。

  狛枝倒是一直维持着笑容,不知道是因为今天心情特别好还是什么原因,总之日向看着觉得有些诡异。

  「狛枝你最近有什么事吗?」日向忍不住发问了。

  「没有啊。」还是笑着。

  话一说完,狛枝突然凑近日向,往他因为还想说什么而微微张开的唇吻了下去。

  脸红到说不出话的日向当场当机,而狛枝再次揉起日向的头发。

  「日向君其实很适合当狼人吧?」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了但还是很想打下去啊!

  所以,身为吸血鬼我为什么要一直待在这里呢?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我总觉得留在这里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吧?

  

  

-END-

### ### ### 

论如何玩弄吸血鬼

狛枝:把被子盖在熟睡中的日向君身上,然后把窗帘拉开让阳光射入房间,被光吓到的日向君因为我堵住了逃生路线,只好用身上的被子遮挡,于是就能看到包的像颗粽子的日向君瞪着我,不过因为刚睡醒再加上突然的亮光而双眼泛泪所以看上去毫无威慑力,非常可爱呢日向君。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