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月

來自台灣的彈丸廚,二代廚,本命日向君,cp只吃狛日、神日、日七、苗日

喜歡畫畫的畫渣,文筆不好,腦洞缺乏中

希望我能用拙劣的文筆表達出我所想的事物

[狛日]游荡者与梦境迷宫(1)

不知道这坑会有多少篇,在写时完全无考虑

我想写狛枝嘲讽日向,但写出来完全没那种感觉(比较像小学生斗嘴)

### ### ### 

  

  

  在走迷宫时,最常使用的方法就是沿着一边走,但如果在有两层或两层以上的相连的迷宫里,这种做法就很难找到出口。

  关于这点狛枝还是知道的,以前他也玩过迷宫,难度上单层的非常容易,只需要沿着一边走就能走到出口,如果说是多层的--很常见的益智游戏--相比之下就难了很多。

  但奇怪的是,这座属于他梦中的迷宫虽是单层,却没办法用那种方法来破解。

  他看日向很熟练的在高耸的墙壁上刻画着,有眼睛的都知道他在干什么,狛枝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什么方法都没有的情况下,做记号是目前最好的做法。

  对了,还没形容过这里的景色吧?看上去高的看不见尽头的墙,材质目测是石英,而地板是大理石,两者都是偏白的颜色,真是有钱的啊这样子。天空的话,因为没有天花板,所以是一般看到的湛蓝色,似乎还有云呢。

  而狛枝眼前这位类似NPC的存在的日向,在这面光滑的墙面上刻出一个大大的x后,就把手中的东西往旁边随意的扔掉,狛枝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个有锐角的小石子,开始在意起日向是从哪里捡到这个在这里显得极其不合群的石子。

  「啊,那个……」日向回头望向狛枝,「因为是你的梦境,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些东西之类的。」

  「想象吗?」狛枝实在不知道有什么能想,所以就随便想了个东西。

  「这是……希望碎片?」大概是有点讶异狛枝会弄出这个,日向调侃似的说:「我还以为你会想着希望或出口。」

  「希望太抽象了哦,话说出口可以吗?」

  「想也知道不行啊!」他对狛枝的话感到哭笑不得。

  「当然,如果一开始就到出口了,那这座迷宫就毫无意义了。」

  「……你很故意哦。」

  「因为很无聊所以就想玩一下。」

  「想玩自己去玩干嘛扯到我?」

  「这个嘛,就只是单纯想看预备学科君被整的表情罢了。」

  「为什么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啊?!」

  简直就像小学生吵架呢。

  

  经过一段时间,他们往左边走,没路了就回头,在墙上刻字表示这条路走过了,接下来换右边,做法一样,就这样删去了一条又一条的道路。

  经过一个岔路时,日向好像发现了什么而停下脚步,跟在后头的狛枝靠过去询问:「怎么了吗?」

  「有人。」日向轻声的回答。

  「人?是谁?」在狛枝的视角里他什么都没看到。

  「我不知道,但确实有人。」说着,日向往那条路走去。

  「但我什么都没看到,难道不是你的幻觉吗?」

  「不是--找到了。」他抬手指向那条路向右转的路口。

  狛枝迅速移动到日向身旁,往他手指的那个方向看过去,发现是一名拥有一头参差不齐的紫黑色长发的少女,她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就好像有什么人正在欺负她一样。

  「呜、拜托不要打我……我、我什么都愿意做!」她死死地抓着自己长短不一的头发,双眼含泪看着地板。

  在刚看到的同时就认出这名少女的身份,她身上的绷带就是非常好的提示。

  「没有人要打妳啦,罪木。」日向上前安慰她。

  「诶?日……日向桑?还有狛枝桑?」罪木抬起头,「太、太好了!我在这里遇到了大家,但是都没有遇见你们……对、对不起!我只是想说大家都没事真的太好了!」

  「不用道歉啊,其实罪木妳是我们第一个遇到的人哦。」用和狛枝对话时截然不同的温柔语气,日向小心翼翼地不让罪木又哭了出来。

  「嗯……那个、刚刚小泉桑和西园寺桑也在这里……」罪木缓慢的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狛枝的语气有些冷酷,「妳刚刚说“大家都没事真的太好了”是什么意思?」

  在看到罪木蜜柑后,狛枝明显露出厌恶的表情,因为在他记忆当中,眼前这个弱气的人是他非常讨厌的绝望,在第三次学籍裁判上她的疯狂言行让人不由得开始害怕,和大家所认识的罪木蜜柑判若两人。

  他无法确定现在这个罪木是平常那个怕生的罪木还是绝望。

  「那、那个吗……」她有些犹豫,「就是、这座迷宫里有许多危险的东西。」

  「而且都是会致命的。」她补了一句。

  「是吗……那我们走那么久居然没遇到一次,该说幸运吗。」日向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我觉得大概是我的幸运吧。」不知道等下的不幸是什么。

  也许是吧,但也有可能还有其他原因。日向这么想,但他没打算告诉狛枝。

  因为这可能关系到那个、是他但又不是他的人。

  

  

-TBC-

### ### ### 

让罪木登场了,其实本来想有谁可以出来,发现让罪木来感觉比较好,所以就这样

下周这学期最后一次段考,希望不要太惨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