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月

來自台灣的彈丸廚,二代廚,本命日向君,cp只吃狛日、神日、日七、苗日

喜歡畫畫的畫渣,文筆不好,腦洞缺乏中

希望我能用拙劣的文筆表達出我所想的事物

[狛日]雨末时刻

本科预备学园设定!我好像没写过这种(x

日向君认识77期的大家为前提

这个狛枝君属外冷内温的那种

### ### ### 

  

  

  现在是下午五点半左右,外头正下着倾盆大雨,路上的行人不是撑雨伞就是躲在屋檐下,而身为希望之峰预备学科生的日向创属于后者,谁教他把伞忘在家里,还一直以为自己有带呢。

  【没办法……只能等雨停了。】拿着手机,虽然他可以拨号给其他人来求助,但一想到这群人都有理由,他也没好意思去拜托。

  ……虽然还有一个人,但他实在不想打给他。

  今天中午那个家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不停的在嘲讽日向,就算让身为班长的七海来劝架,也阻止不了这两个天天都在斗嘴的人,对此日向表示不想和他说话。

  想到这里的日向眼角余光瞄到了撑着雨伞的某人。

 说曹操曹操到,怎么如此乌鸦嘴,此时他恨不得去撞墙。

  「预备学科没带雨伞啊?」他走到他面前。

  「……有问题吗。」日向退了一步,由于这屋檐的宽度不宽,他的背在退了这一步后就刚好贴在墙上。

  「没有,只是在想果然是毫无才能的预备学科呢,连雨伞都忘了带。」说着,狛枝凪斗扯出嘲讽的微笑。

  「……」冷静……这家伙这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预备学科记性真差,区区雨伞都能忘了,之后会不会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呢?」

  「……我走了。」日向一脸冷漠的看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趋势的雨,【直接淋雨回去算了。】

  「哈?难道想冒雨回去吗?真是毫无希望的办法啊。」

  「够了给我闭嘴!如果我留下来继续听你说话我就是笨蛋!」日向丢下这句话后马上跑走了。

  狛枝呆滞了几秒,本想直接离开,却发现地板上有一个很眼熟的东西。

  这不是那个预备学科的手机吗?

  

  砰!

  一踏进家门,日向泄愤似的用力甩上大门,脱下已经湿透的黑色制服外套,开始烦恼起自己身上同样也湿透的衬衫及西装裤该怎么处理。

  【……果然只能拿去洗了。】这么想着,日向这才发现手机消失了。

  还以为是放在书包里,日向很天真的翻了一遍,最后确定不在家里。

  【既然不在这里,那就只有……刚才躲雨的那个屋檐下了。】……真倒霉。他叹了一口气,这下只能回去找了。

  叮咚、叮咚。

  门铃声把日向的意识拉了回来。

  「诶?这时候谁会来啊?」他动身前往门口处。

  打开门后,他开始后悔把门打开了。

  「……你来做什么。」日向的语气冷了几分。

  门外的人……狛枝凪斗挥了挥手中的物体。

  ……这不是他的手机吗。

  狛枝见日向的表情从冷漠逐渐转变成惊讶,开口说道:「我来帮健忘的预备学科君还东西。」说着,他把手机塞到日向手里,「居然连手机掉了都不知道,该说厉害吗?」

  「--话说回来啊,都回来一段时间了,预备学科衣服还没换啊?」

  狛枝这么说,日向才发现他为了找手机而忘了换下身上已经湿透的衣物。

  「……忘了。」想想还是觉得有必要回答狛枝的问题,日向简短的回答。

  「记性真的很差啊。」狛枝呢喃着。

  「你说什么?」

  「没什么……不请我进去吗?」狛枝指着外头的雨,再指着自己已经开花的雨伞。

  「……」

  最后还是让狛枝踏入自己家了。

  

  「我说……你要待到什么时候?」日向坐在沙发上,有些无奈的问。

  「至少要等雨停吧。但以目前的样子看来,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停。」狛枝同样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臂回答。

  「我干脆直接借你雨伞比较快。」

  「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哦,如果半路上雨伞又报废了怎么办?」

  知道狛枝那不合常理的幸运和不幸,日向没有再说什么。

  「啊对了,预备学科赶快去换件衣服吧,再这样下去就要感冒了哦。」狛枝刚说完,日向就打了个喷嚏,「看吧。」

  「……你还是闭嘴吧。」日向有气无力的说,脸颊微微的红显示他有些发烧。

  「所以快点去,之后量一下体温,确定预备学科的脑子会不会烧坏吧。」

  已经懒得反驳他的日向慢吞吞的走向浴室,在这之前还不忘瞪狛枝一眼,但脸颊因发烧的缘故而有些红,所以怎么看都没什么威慑力。

  居然有点可爱?狛枝对自己的想法有些吓到。

  虽然的确蛮可爱的,但他不想承认。

  

  等日向回到客厅,已经过了十分钟,之后狛枝告诉他一个挺绝望的事实,气象预报说这场雨到晚上十一二点才会停,但日向基本处于烧到快陷入昏睡的那种,所以对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看着眼角泛出生理性泪水的日向,狛枝无可奈何的抬起右手扶在日向的额头上,马上就感受到比一般体温还高上许多的温度,但为了更准确的知道体温,还是必须要拿温度计测量。

  看目前的情况,日向大概没办法告诉他医药箱放在哪里,于是狛枝只好动用自己的幸运来找了。

  幸亏有幸运这个才能,狛枝不费吹灰之力就成功找到医药箱了。

  用温度计量了一下,日向的体温为39度。

  「真的快烧坏了呢。」虽然这么说,但狛枝很贴心的拿退烧药和一杯温开水给日向,「吃完退烧药就去睡吧。」

  日向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将退烧药吞下,把水喝完。

  外头的雨依旧没停。

  

  晚上九点,没办法回去的狛枝只好在日向家里留宿一天--虽然没经过同意--借用了他家的浴室及衣物,狛枝来到日向的卧室。

  躺在床上的那人睡得不怎么安稳,但也无可奈何,发烧的感觉并不好受。看着他蜷缩着身子睡着的样子,狛枝想到了似乎在哪里看过的一句话。

  睡着时会无意识蜷缩身体的人,基本上是因为缺乏安全感。

  这么想的话,日向除了和77期生在一起以外,似乎就没有其他较亲近的人了,身为独子也没有和父母或其他亲戚一起居住,和狛枝的处境差不多,但狛枝并不觉得自己缺乏安全感,反而觉得就算只有自己也不会觉得怎么样。而日向正好相反,或许是因为他的性格比较适合和大家待在一起,独自一人时才会觉得不安吧。

  想到这里,狛枝不自觉的揉起日向的头发,就像在安抚做噩梦的小孩子。

  以后试着对这个预备学科好一点吧。静静注视着日向的睡颜,狛枝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

  雨提早停了。

  

  隔天早上,日向费了一番功夫才睁开眼,因为昨晚的发烧,现在仍有些无力的身体缓慢的坐了起来。

  不知道狛枝那家伙怎么了。打了个哈欠,日向离开了卧室。

  

  「早安啊日向君。」在客厅喝着不知道哪里来的茶,狛枝对日向说道。

  「……早安。」刚睡醒的日向慢了半拍才说。

  「--话说……你从昨晚一直待到现在吗?」

  「因为雨到很晚才停嘛。」狛枝笑着撒了个谎。

  「是哦,那你昨天睡哪里?」

  「这里。」狛枝指着沙发。

  「不会着凉吗?」

  「就算是虫子般微不足道的我也会找保暖的东西哦。」

  咦他怎么觉得狛枝今天的态度怪怪的?

  「呐……你该不会生病了或者撞到头吧?」

  「没有,我昨天可不是淋雨来日向君的家的。」

  ……问不出原因还是算了。

  对了,现在几点了?

  「今天星期六,不用担心迟到。」仿佛知道日向在想什么,狛枝放下手中的茶杯。

  「嗯。」

  反正雨已经停了,多休息一下也不是不行吧。

  狛枝微笑着。

  

-END-

### ### ### 

赶时间的结尾(x

这是我目前取过最好的标题(取名废的我个人这么觉得)

整篇说白了就是躲雨送东西留宿照顾的概念

台湾这几天好热啊……每天都是三十几度orz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