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月

來自台灣的彈丸廚,二代廚,本命日向君,cp只吃狛日、神日、日七、苗日,喜歡畫畫的畫渣,文筆很爛,目前處於放空狀態。

回去沉迷Youtube裡的實況影片了(。
Minecraft真好玩
目前腦洞缺乏嚴重,糧是產不出來了orz
但我依舊還是彈丸廚,看看之後腦洞會不會比較多一點吧

~置頂~

這裡是羽月,絕讚放空中(不

彈丸吃的cp請自行打開簡介看,不重複了

看過的東西很多,但我還是最喜歡彈丸

喜歡聽歌和唱歌,雖然唱的不好就是了,另外也喜歡看書,輕小說看的最多,畫畫也很喜歡,只不過我是個畫渣orz

[狛日]活着

我脑洞真的少的可怜……

 @狛日专属粮仓 题目是心脏

写出来好像有种容易撞梗的感觉

### ### ### 

  

  

  他觉得自己没有活着的实感,不单单只是感觉,他甚至有些感受不到心脏的跳动,虽然还是有心跳,但光靠普通的检测根本测不出来。

  

  所以才会被周遭的知道的人当成怪物一样的看待着。

  

  这也是他很少出门的缘故,当家里蹲总比在外被排挤要好,他的成绩也允许他在家自学,总而言之他就这么做了。

  

  他也想过,他大概一辈子都会这么混过去吧。

  

  

  某天,他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而被迫走出家门。走在街道上,他思考着这时候能去哪里逛一逛,突然前方的转角处有个人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来不及回神的他就这么撞上去了。

  

  两人都跌到了地上,只是那个被自己撞了的人比较惨,这样摔肯定会擦伤的,而他手里抱着的一叠纸也就这么散落在地。

  

  「那个……没事吧?」

  

  他上前关心。

  

  「大概没事……」那人的年龄看起来和他差不多,长相还不错,枯绿色的眼眸看上去特别好看,头上的呆毛可以说是标志,「抱歉,因为赶时间所以不小心撞到你了。」

  

  「我也要道歉呢,因为刚刚在想一些事情而没注意到。」

  

  「没事就好……啊、差点忘了。」

  

  少年蹲下来一张一张的将纸捡起。

  

  「我来帮忙吧。」

  

  两个人花了一点时间才把四散的纸捡起。

  

  「谢谢你的帮忙。」

  

  他露出微笑。

  

  「这个给你。」

  

  少年递了一张纸给他。

  

  「学园祭的传单……你也读这所学校吗?」

  

  「是啊,难道你也是?」

  

  「是哦,只不过我因为一些原因所以在家自学。」

  

  「这样啊……诶?对了我还要发传单,我先走了!」

  

  跑掉了。

  

  

  他……狛枝凪斗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有了一点点活着的感觉,就连以前感受不到的心跳,也因为这段简短的邂逅而感受到了,虽然目前不太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心脏跳动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吗。

  

  


-END-

### ### ### 

是不是写的一塌糊涂(一脸绝望

差点偏题,但还是觉得有点偏

绝对没人知道我是听着威风堂堂写出来的



[狛日]非常短小的段子

我超不会取标题

一周没更我来混一下(x

大概是……未来机关 (有事没事都是未来机关)

### ### ### 

  

  

  「喂、该起床了吧?」

  

  日向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针和分针分别指着九和四十,换做是平日的话,现在正躺在床上的那家伙估计会被他用枕头打醒,但同居了近两年从没有发生那种事,只能说一到假日,大部分未来机关员工都没有早晨的存在,但这件事放到日向身上简直就是反面,拥有许多才能的他生物时钟非常准,完全不需要闹钟。

  

  「……你以为装睡我不知道?」

  

  「是我的失误呢,果然不能太小看人工才能。」

  

  「你故意的吧,别找借口。」

  

  狛枝微微眯着眼,手一拉将坐在床边的日向拉到自己的怀抱当中。

  

  「嘛……毕竟是难得的周末,稍微睡久一点也不是不行吧?」

  

  「前提是你真的在睡。」

  

  被抱着的人不满的想挣脱这双环住自己的双臂,但狛枝抱的更紧了。

  

  「日向君就先让我当抱枕抱一会儿吧。」

  

  「你不是每天都把我当抱枕吗?」

  

  蹭了蹭日向的头发,狛枝满足的笑了。

  

  「那么、之后也请日向君继续当我的抱枕吧。」

  

  

-END-

### ### ### 

我好像没写过字数破几千的文……我这字数计算实在是……拜托别把标点符号算进去啊orz

希望之后脑洞能多一点……嗯(。



[狛日/神日]欢迎来到真相大白time!

TBC真的来了

接前篇:欢迎来到盾子酱的绝望访问

设定:大家都是希望之峰毕业的演员,神日双子

江之岛看透了一切

### ### ### 

  

  

  「啊啦,直播关了吗?」江之岛嘴上说着,但脸上是大大的笑容,「我已经预测到接下来的事了,看来日向君的麻烦真不是盖的呢。」


  日向虽然不怎么懂江之岛的话,但好歹是能看脸色的人,当他把目光移到狛枝身上时,他感受到一股令人寒毛直竖的气场。


  【我的天啊到底发什么什么事???】发觉现场气氛有些诡异,日向斜眼看了一下江之岛,发现后者一副期待的表情,仿佛是来看戏一般,只差手里没有爆米花和饮料。


  退到写着「弹丸论破之盾子酱的绝望访问♡」的巨大看板前,由于看板后面是墙壁所以等同于退到墙的前面,日向觉得现在的情形似乎有些不妙,而下一秒身旁突然传来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让他差点吓破胆。

  

  「创。」与自己相符却少了情感的声音让日向在半秒内就认出这声音属于神座出流。

  

  「出、出流,你怎么……」

  

  「创不需要知道。」


  「诶?」本来想问为什么,但因为对方可是被唤作希望的人物,说的话和做的事也有一定的逻辑……吧。

  

  「神座君你好啊~」江之岛向神座挥了挥手,但后者并没有理会。

  

  江之岛维持着笑容,拉着日向远离现场。

  

  「等一下啊江之岛!」日向现在一头雾水。

  

  「日向君还是先别过去吧。真是绝望级别的迟钝啊。」江之岛叹了口气。

  

  「所以到底是怎么了?」

  

  「嗯~如果说有两个人都喜欢日向君你的话,你会怎么想呢?」江之岛扯出近似嘲讽的微笑。

  

  「呃……两个人都喜欢我……刚刚妳的问题……」就算再迟钝,日向好歹智商在他那群朋友里算不错了,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处在一个的修罗场当中,一边是自己相处二十年的弟弟,另一边是高中结识的友人,自己则是双方抢的对象,活了二十年的日向创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发展。

  

  见日向的表情从一头雾水到恍然大悟,江之岛就像突然换了个人格似的,摆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玩着自己的发尾:「终于知道了吗?过了这么久才知道的日向君可以冠上超高校级的迟钝的称号呢。啊不,应该说超残念级的迟钝才对。」

  

  「……让我猜猜,直播会关是因为出流吧。」

  

  「没错哦,听到狛枝君的话神座君就黑进来强行关直播了。果然是兄控呢,已经是无~药可救的兄控了啊。」

  

  话刚说完,江之岛的手机就响了。

  

  「喂喂~啊,松田君!好我马上就去!」说完,她就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了出去。

  

  后面传来的声响让日向叹了一口气,虽然很想就这么离开但为了狛枝的性命着想,日向还是决定去解决一下。

  

  「可以停了吗……」

  

  原本准备要踩狛枝的神座停了动作,而前者处于面朝地的姿势趴在地上,心情有些微妙的日向丢下一句话之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喜欢就直说。」

  

  终于抬起头的狛枝和神座四目相对。

  

  「找个时间说清楚好了。」两人这么想着。

  

  

  几天后,日向看着桌上满满的卡片和草饼。

  

  「两个笨蛋。」

 

  不对,没有发现这件事的自己也挺笨的。

  

  

  「所以日向君到底会选择谁呢~就自行想象吧♡」江之岛踩着自己的姐姐战刃骸,笑着说道。



-END-

### ### ### 

写完发现戏份最多的是江之岛

cp感超低,但别怀疑我真的是抱着写修罗场的心写的

接下来又要继续脑洞缺乏了orz



[狛日]欢迎来到盾子酱的绝望访问♡

突然想到的对话体(?)

是狛日,但也有神日成分

不知道在哪的直播

设定:大家都是希望之峰毕业的演员,神日双子

### ### ### 



江之岛:哟吼~欢迎来到超超超绝望的访问time!今天的访问对象是大家最喜欢的男二狛枝君和普通到绝望的日向君!

狛枝:大家好啊,虽然我只是个垃圾般的存在但人气可是第一高呢。

日向:普通怎么了,至少也在前五好吗。(官方投票)

江之岛:是是,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开始访问吧!

江之岛:问题一,两位的年龄是?

日向: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啊?

江之岛:不能有异议!这是观众们的问题哦!

狛枝:既然如此就必须回答了呢,我20。

江之岛:狛枝君那句话好像是想说如果是我的问题就绝~对不回答对吧?真是绝望等级的希望厨呢。接下来换日向君回答啦。

日向:我也20。

江之岛:我透露一个小~秘密哦,弹丸的设定和现实的一样,所以77期的学长学姐也确实是我们78期的学长学姐哦。

日向(看弹幕):这个早就知道了。有观众这么说。

江之岛:诶诶诶,你们这么说盾子酱好伤心啊。

狛枝:是吗,完全看不出来呢。

日向(看弹幕):两大教主撕逼现场直击!这位观众似乎挺开心的呢。

弹幕刷出几条「日向君是弹幕转播员吗hhhhh」。

日向(微微一笑):好像是啊。

弹幕刷满一堆迷妹嚎叫,但日向一如往常不知道观(mi)众(mei)们在想什么。

旁边斗嘴的两人终于停了。

江之岛:跳过中间的程序我们直接来到下一题!第二题是,请两位形容一下对方?

狛枝(瞄了眼日向):不过是个预备学科罢了。

日向:正常情况下还挺可靠的,但一发起病就……大家知道的。

江之岛:啊啦,狛枝君的回答不及格哦。

狛枝:很固执又不自量力的预备学科。

江之岛:这样才叫形容嘛,那么继续下一题咯!什么时候认识的?哎呀这个观众问的蛮细的呢。

日向:什么时候吗……大概是高中的时候?

狛枝:那时候的日向君人气也挺高的啊,就只输在没有才能这点呢。

日向:(棒读)我没有才能又是你讨厌的预备学科真对不起啊。

江之岛:看来日向君习惯了,不过日向君能听到这种话这么多次也不简单呢,毕竟身旁可是有个绝望级别的兄控弟弟呢~和我的残念姐姐一样哟!

日向(看弹幕):有观众提议下次请出流来呢。

江之岛:没问题没问题,只要日向君来神座君肯定会来的。

弹幕刷了一排「盾子要作死啦」。

狛枝(散发出冰冷气息):看来日向君和神座君人气都很高呢。

江之岛:狛枝君好可怕哦!唔噗噗噗噗,绝望的单恋呀狛枝君。

日向:什么?

江之岛:什~么都没有哦,继续下一题吧!

江之岛:请问日向君生日狛枝君会送什么?

狛枝:一般都送草饼吧,日向君很喜欢吃那个。

日向:我生日收到的基本上都是草饼。

狛枝:不过我挺想送樱饼的呢。

日向:喂,那很难吃诶。如果你给我樱饼我会转交给出流的。

江之岛:神座君是专业的日向君限定垃圾桶呢,真是超~绝望级别的兄控呀!

狛枝(迷之微笑):江之岛桑可以快点问下一题吗?

江之岛:是~,我知道了。那么下一题,哦哦,这题超直白哦,请问狛枝君喜欢日向君吗?

日向:……哈?

狛枝(微笑):妳觉得呢?

江之岛:狛枝君还是这么可怕,盾子酱好害怕啊。不过呢,还是必须好好回答哦狛枝君。

日向:我觉得好危险……。

狛枝:要好好回答吗?跪下来磕头三次我就告诉妳。

江之岛:啊啊,各位观众,我想答案很清楚了那我们就下一题吧!

江之岛:狛枝君对神座君是什么感觉?

狛枝(微笑):当然是希(qing)望(di)啊。

日向:好像很正常但不知道哪里怪怪的。

江之岛:哦哦哦,开戦宣言吗?我们坐等看好戏啦!

直播突然关闭。



-END or TBC?-

### ### ### 

其实后两题是江之岛出的

直播为什么会关大概之后会说,前提是真有TBC

我tag怎么打



[狛日]猎人君与吸血鬼君的日常(?)

标题瞎取的,看似正常实际上也挺正常的标题(什么

吸血鬼paro(我特别喜欢这个)

不像猎人的猎人狛枝×不像吸血鬼的吸血鬼日向

### ### ### 

  

  

  一大清早,镇上有名的希望chu……不对,镇上有名的吸血鬼猎人拉开了床头的窗帘,让阳光直射入房间内,而正在床上熟睡的吸血鬼君被突如其来的天敌(之一)吓得立刻惊醒并逃到阴影处,用非常不满的眼神瞪着那位面带微笑的猎人,而后者像是完全没感受到他的怨念一般开口说道:「早安啊日向君。」

「……你绝对是故意的吧。」日向现在只想揍眼前这位笑的开心的猎人。

  猎人狛枝凪斗保持着笑容不发一语,随后抬手揉起日向棕黑色的头发。

  「怎么说呢……手感不错?」

  「喂狛枝我可不是狼人啊。」感受到自己的呆毛正遭受狛枝的欺凌,日向伸手将他的手抓住,「好了猎人大人今天的任务是什么?」

  狛枝闻言,收起了带有玩笑意味的笑容,转而露出令人惧怕的微笑,「去森林里抓一个不知好歹的吸血鬼。」

  

  日向创是个实力一般的吸血鬼,要说他到底哪里特别,大概就只是有父亲是人类这点了--虽然他绝大部分继承到的是母亲的吸血鬼血统。

  只是在两年前,被隔壁村见吸血鬼就杀的猎人追杀,日向不得已跑进一般人绝对不会进入的森林,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躲到其他村庄……前提是他没受伤,所以日向很不幸的因为失血过多加上长时间未饮血而倒在森林里。

  而那时候的狛枝才刚成为猎人没多久,自然分不清人类和吸血鬼,某天在森林里闲晃(这区域就狛枝一个敢大摇大摆的闯进森林)时发现了昏迷的日向,无知的猎人虽然知道在这种地方遇到人类是不可能的,但他还是莫名其妙地认为日向是人类,因此就把他带回自己家了。

  之后就被醒来的日向狠狠的吐槽了一番。

  于是一吸血鬼猎人一吸血鬼的奇特组合就这么诞生了。

  

  「是个怎么样的吸血鬼?」日向撑着黑色的阳伞走在狛枝身旁。

  「据委托的村民所说,这个吸血鬼似乎因为喝不到人血而吸食牲畜的血呢。」狛枝稍微解释了一下。

  相信应该很多人想问为什么大家不怀疑全村唯一一个能待到两年的吸血鬼,这其中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只要去问本村有名的机械师和黑道基本就能得出结论。

  「你说日向?他可是我的心友啊!」不愿透露姓名的机械师用扳手敲了敲桌子。

  ……桌子君你辛苦了。

  「日向我大哥,你有意见吗?如果敢伤他保证大家会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鼎鼎大名的黑道用手指着后面那群正上演抢食大战的人,旁边的剑道家点点头表示这是事实。

  嗯?你问原因到底是什么?

  原因就是日向花了半年就成功将全村人攻略完了所以没人会怀疑他啊O∇O

  咳……回归正题,在进到森林后,日向靠着吸血鬼极强的嗅觉及视觉寻找那名吸血鬼。

  顺带一提,这两个人就是靠这个打拼来的。

  「前方三百米。」简短的诉说位置,日向斜眼看着狛枝。

  「似乎没发现呢。」依狛枝现在的能力,绝对有办法在短短几秒内就将一个吸血鬼杀死--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在旁看戏的日向走到树荫下将阳伞收了起来,从狛枝丢给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个便当盒,席地而坐后便打开便当盒的盖子从盒里取出草饼。

  你没听错是草饼。

  去年狛枝带着村民送的草饼回家,才一个转身桌上的草饼就凭空消失了,然后就看到日向一脸满足的吃着,当时狛枝的反应先是他的吃相挺可爱的再来才是原来吸血鬼能吃这种东西吗。

  「为什么不能?」这是他问到的结果。「虽然人类的食物(吃起来)对吸血鬼来说和腐败的尸体(闻起来)差不多味道,但我很喜欢吃草饼呢。」

  从此之后,狛枝凪斗只要一拿到草饼,第一个吃的永远是日向创。

  镜头转回来,猎人君成功消灭了一个祸害吸血鬼,一回头看到的是悠哉地吃草饼的日向,心里难免会有些不爽,而他的报(tiao)复(xi)方式是摸日向敏感的脖颈--虽然在这之前就会被他发现就是了,但也有成功的时候。

  当然,既然这么说了,那他接下来就要做这件事。

  悄悄绕到日向身后,正开心的吃着草饼的日向没有发现到背后有人,狛枝抓准时机就往他因为不能接触阳光而异常白皙的脖颈摸去。

  「……!」突然的刺激让日向一个手滑,手中的草饼就这么掉落在地上。

  「……狛枝凪斗你死定了--」

  「等一下哦日向君,」狛枝笑着说,「别忘了我可是吸血鬼猎人啊,再说……」

  他靠近日向的左耳,呼出来的气使日向的耳廓染上微红,语气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吸血鬼要是无故杀了人可是很严重的哦。」

  清楚明白自己的处境,日向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个可恶的家伙」。

  两人站了起来,日向发现树荫渐渐的在缩小,于是就重新撑起阳伞,而狛枝似乎在烦恼些什么。

  「诶……狛枝,怎么了吗?」日向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委托我的村民住哪呢?」

  「家里蹲猎人君,这村庄又没有多大,人口也就几百人,委托人既然是养动物的,那就是畜牧场啊?」日向一脸见到傻子般的表情回答。

  全村也就两三家畜牧场,又不像大城镇那样人多动物多,要找人应该也不会难到哪里去才对。

  「我知道啊,不过如日向君所说,我可是个家里蹲呢,所以就麻烦日向君跑腿吧?」

  原来这家伙就是为了叫我跑腿吗!日向恨不得直接踹他几脚,论力道有多大,因为是吸血鬼所以肯定比一般人类强,像狛枝这种外表看起来瘦弱的估计两脚就能让他痛上好一阵子。

  居然叫一个吸血鬼在烈日下(撑阳伞)帮忙跑腿,这家伙到底是多喜欢蹲家里啊?

  「总之就拜托啦。」说完,狛枝就走掉了。

  「……。」虽然万分不甘愿,日向还是尽责的跑了一趟。

  

  回到家,日向趴在桌上对狛枝说外面好热。

  谁教他大热天穿长袖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裤外加手套呢。

  日向表示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

  不过既然他已经回到了安全的室内,他就可以把袖子卷起,手套也能脱掉了……虽然还是很热,但还不至于太热。

  狛枝倒是一直维持着笑容,不知道是因为今天心情特别好还是什么原因,总之日向看着觉得有些诡异。

  「狛枝你最近有什么事吗?」日向忍不住发问了。

  「没有啊。」还是笑着。

  话一说完,狛枝突然凑近日向,往他因为还想说什么而微微张开的唇吻了下去。

  脸红到说不出话的日向当场当机,而狛枝再次揉起日向的头发。

  「日向君其实很适合当狼人吧?」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了但还是很想打下去啊!

  所以,身为吸血鬼我为什么要一直待在这里呢?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我总觉得留在这里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吧?

  

  

-END-

### ### ### 

论如何玩弄吸血鬼

狛枝:把被子盖在熟睡中的日向君身上,然后把窗帘拉开让阳光射入房间,被光吓到的日向君因为我堵住了逃生路线,只好用身上的被子遮挡,于是就能看到包的像颗粽子的日向君瞪着我,不过因为刚睡醒再加上突然的亮光而双眼泛泪所以看上去毫无威慑力,非常可爱呢日向君。



我的廢話真多

我果然還是在紙上畫畫比較好看orz

雖然我還是個畫渣

因為沒電腦所以最多就在筆記本和手機上畫圖,經過一番比較,拿筆在紙上畫較快也較好看,但是描圖就困難了(對我來說),在手機雖然上色好但重點是我是指繪,畫歪是常有的,而且畫一張圖大概要很久

嘛……我兩邊都想練好,我還是乖乖去摸魚吧

[狛日]游荡者与梦境迷宫(1)

不知道这坑会有多少篇,在写时完全无考虑

我想写狛枝嘲讽日向,但写出来完全没那种感觉(比较像小学生斗嘴)

### ### ### 

  

  

  在走迷宫时,最常使用的方法就是沿着一边走,但如果在有两层或两层以上的相连的迷宫里,这种做法就很难找到出口。

  关于这点狛枝还是知道的,以前他也玩过迷宫,难度上单层的非常容易,只需要沿着一边走就能走到出口,如果说是多层的--很常见的益智游戏--相比之下就难了很多。

  但奇怪的是,这座属于他梦中的迷宫虽是单层,却没办法用那种方法来破解。

  他看日向很熟练的在高耸的墙壁上刻画着,有眼睛的都知道他在干什么,狛枝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什么方法都没有的情况下,做记号是目前最好的做法。

  对了,还没形容过这里的景色吧?看上去高的看不见尽头的墙,材质目测是石英,而地板是大理石,两者都是偏白的颜色,真是有钱的啊这样子。天空的话,因为没有天花板,所以是一般看到的湛蓝色,似乎还有云呢。

  而狛枝眼前这位类似NPC的存在的日向,在这面光滑的墙面上刻出一个大大的x后,就把手中的东西往旁边随意的扔掉,狛枝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个有锐角的小石子,开始在意起日向是从哪里捡到这个在这里显得极其不合群的石子。

  「啊,那个……」日向回头望向狛枝,「因为是你的梦境,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些东西之类的。」

  「想象吗?」狛枝实在不知道有什么能想,所以就随便想了个东西。

  「这是……希望碎片?」大概是有点讶异狛枝会弄出这个,日向调侃似的说:「我还以为你会想着希望或出口。」

  「希望太抽象了哦,话说出口可以吗?」

  「想也知道不行啊!」他对狛枝的话感到哭笑不得。

  「当然,如果一开始就到出口了,那这座迷宫就毫无意义了。」

  「……你很故意哦。」

  「因为很无聊所以就想玩一下。」

  「想玩自己去玩干嘛扯到我?」

  「这个嘛,就只是单纯想看预备学科君被整的表情罢了。」

  「为什么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啊?!」

  简直就像小学生吵架呢。

  

  经过一段时间,他们往左边走,没路了就回头,在墙上刻字表示这条路走过了,接下来换右边,做法一样,就这样删去了一条又一条的道路。

  经过一个岔路时,日向好像发现了什么而停下脚步,跟在后头的狛枝靠过去询问:「怎么了吗?」

  「有人。」日向轻声的回答。

  「人?是谁?」在狛枝的视角里他什么都没看到。

  「我不知道,但确实有人。」说着,日向往那条路走去。

  「但我什么都没看到,难道不是你的幻觉吗?」

  「不是--找到了。」他抬手指向那条路向右转的路口。

  狛枝迅速移动到日向身旁,往他手指的那个方向看过去,发现是一名拥有一头参差不齐的紫黑色长发的少女,她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就好像有什么人正在欺负她一样。

  「呜、拜托不要打我……我、我什么都愿意做!」她死死地抓着自己长短不一的头发,双眼含泪看着地板。

  在刚看到的同时就认出这名少女的身份,她身上的绷带就是非常好的提示。

  「没有人要打妳啦,罪木。」日向上前安慰她。

  「诶?日……日向桑?还有狛枝桑?」罪木抬起头,「太、太好了!我在这里遇到了大家,但是都没有遇见你们……对、对不起!我只是想说大家都没事真的太好了!」

  「不用道歉啊,其实罪木妳是我们第一个遇到的人哦。」用和狛枝对话时截然不同的温柔语气,日向小心翼翼地不让罪木又哭了出来。

  「嗯……那个、刚刚小泉桑和西园寺桑也在这里……」罪木缓慢的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狛枝的语气有些冷酷,「妳刚刚说“大家都没事真的太好了”是什么意思?」

  在看到罪木蜜柑后,狛枝明显露出厌恶的表情,因为在他记忆当中,眼前这个弱气的人是他非常讨厌的绝望,在第三次学籍裁判上她的疯狂言行让人不由得开始害怕,和大家所认识的罪木蜜柑判若两人。

  他无法确定现在这个罪木是平常那个怕生的罪木还是绝望。

  「那、那个吗……」她有些犹豫,「就是、这座迷宫里有许多危险的东西。」

  「而且都是会致命的。」她补了一句。

  「是吗……那我们走那么久居然没遇到一次,该说幸运吗。」日向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我觉得大概是我的幸运吧。」不知道等下的不幸是什么。

  也许是吧,但也有可能还有其他原因。日向这么想,但他没打算告诉狛枝。

  因为这可能关系到那个、是他但又不是他的人。

  

  

-TBC-

### ### ### 

让罪木登场了,其实本来想有谁可以出来,发现让罪木来感觉比较好,所以就这样

下周这学期最后一次段考,希望不要太惨



[狛日]游荡者与梦境迷宫(前日谈)

新坑到来,顺便庆祝一下50fo( ´▽` )ノ

时间线大概是二代ED后,一个莫名的脑洞

### ### ### 

  

  

  狛枝凪斗,这是他的名字。

  他在这里来回绕了三圈,却还是到了一开始的地方,从游戏来说就是所谓的起始点,旁边高耸的围墙给他划分出好几条道路,当他还在思考到底要不要每条路都走一次时,一个令他既怀念又厌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狛枝?」属于某个预备学科……姑且还是叫一下名字,属于日向创的声音。

  要回头还是直接走人呢?他的思考方向换了。

  「喂,明明知道是我却还愣在原地,依照你现在所知道的,应该会嘲讽我或者理都不理的走掉才对。」听他这么说,狛枝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为什么你……」他刚想问,却被日向打断。

  「你想问为什么我的态度很冷静是吗?还是为什么我能分析你目前的状态?」日向双手抱胸,语气不冷不热的缓缓说道。

  ……啧,这个预备学科也太嚣张了点。暗自在心里如此说着,但为了他们之间仅剩的一点点友谊--真的只有一点点--狛枝还是回答了他:「……都有。」

  「我知道了,我先解释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好了。」日向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像是电子学生手册的东西,随后丢给狛枝,是用丢的。

  「这个世界大致上是你的“梦境”,而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是梦境中的“迷宫”,里面有机会碰到你记忆中的人物,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难怪觉得哪里不对劲。狛枝想,但他没有说出口。

  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日向继续说道:「但是呢,我也不能完全算是你记忆中的日向创,因为在你的记忆当中,你还有遇见同样是我但又不是我的人,所以我和“他”算是合并的,虽然我的部分比较大就是了。」

  「等一下,同样是你但又不是你……什么意思?」狛枝想不起来自己除了在岛上遇见日向以外,还在哪里见过他口中的那个“他”。

  「嗯……想不起来是正常的,因为在你记忆的最深处。」日向指着脑袋说道。

  啊啊,这么说起来,既然这里是梦境,那“现实”的我不应该死了吗?死了就不会做梦了才对啊?那所以到底是怎样呢?突然多了好几个疑问,狛枝有些面露难色。

  「你所想的“现实”并不是现实,而是“虚幻”。」分析出狛枝的疑问,日向语调平淡的解答,「所以,你在真正的现实当中还活着哦。」

  「是吗?真绝望啊,明明有机会把大家杀死的。」口是心非。

  「不想跟你扯这些了,总之快点找出口吧。」日向摆了摆手,示意狛枝闭嘴。

  所以,这个预备学科太嚣张了。

  

  

-TBC-

### ### ### 

脑洞下的产物,大概是个中篇……大概

50fo想试试看点文qwq但又觉得自己文笔差不敢开orz

给我一点勇气吧(跪